EXO浔麓

EXO唯九护三,勋鹿灿白开度繁星城堡棉桃,腐女一枚

写了一篇渣渣的小学生作文,明明那么清水,竟然被屏蔽了,好无奈啊。文链接在评论,崩人设渣文笔望轻喷

好难看,图,真的是毁了他们的颜😂

弄了1个小时左右,不知道弄的什么鬼😭

离体随写

    第一,本文人设可能崩了,道歉。
    第二,可能写的有些乱,看不懂,道歉。
    第三,渣文,文笔不够,道歉道歉。
   
—— —— 庆祝小糊剧满月 —— ——

       那是间废弃的破旧工厂,潮湿阴暗充斥令人作呕的味道,而我就这样看着羽瞳躺在对面紧闭着双眸,他额前的发丝因为汗水变得潮湿无力地贴着。右额一处明显的伤口触目惊心,皮擦破的周围泛着一圈一圈紫红,血顺流而下已经凝固。  

       我看着他原本整洁的白衬衣此刻也沾满灰尘,甚至上面还有随着时间变得暗红的血痕。他挽起的袖子下健康小麦色的皮肤只剩血在肆虐,每一处都像是在叫嚣,刺激我的神经挑战着我的极限。

       我往他的方向伸去带血的手,颤抖着想触到,明明很近却又似乎遥不可及,我与你只剩下12厘米的距离啊。牙关不自觉咬紧打着战栗,呼吸越发沉重,身体的疼痛感占据大脑。

       我一手环着肚子一手弯曲成弓摩擦着地面,使力拖着自己已经没了知觉的下半身,正尝试一点一点与你缩短距离。1厘米,2厘米…再次伸出手往前探了探,要抓到了!要抓到了!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不符的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我将他抱在怀里,擦去额头渗出的汗渍和血渍的混合,拨开将他好看的眉遮住的刘海,俯下身子在耳边一声又一声呼唤着他的名字。也许他是听到了吧,我清楚地发现他的眉间有了变化,时而紧锁时而舒缓是醒来的预兆。手如蜻蜓点水般停在眉间处,轻轻柔柔地把它捋平坦。

       他的手终于有了动静,一下的小弹跳表明他还活着。将他的手不自觉紧握,熟悉的感觉是安心的港湾,我知道你还在。怀里足够温暖才会让人眷恋。我趴在他的胸口感受着起伏听着那生生不息有规律的跳动,他说过他的心房住进去的只有我。

       揉着我头发的感觉是那样真切,闪过念头是他醒了。抬起头确认,他眯着眼嘴角浮出平常的笑望着我…目光交距,互相凝视,他的嘴微张一字一句吐着,是5个字,虽无声我明白。

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安静没有维持太久……

        是那些人破坏了,那些本该受到惩罚的来自地狱的恶魔。他们心里的罪恶被无限放大最后吞噬理智,还是成为犯罪的奴隶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他的手互相抓着不放开,用尽全力把自己和他捆绑,许过承诺不会放开彼此的手。可是…可是他们不…

       狰狞的笑声慢慢逼近,嘴脸溢于言表,丑恶的本质无法掩藏。手心不自觉出汗只能拼命握紧,我想我明白他们要做什么。厉声呵斥,怒目圆睁,用身躯挡在他的前面宣誓自己的不屈。披着可以入目的人皮面具,撕碎,只是令人作呕全部腐烂。像是树皮缺少水分而干裂的手张牙舞爪,是会变脸吧,那怎会越来越让人恶心害怕。

      “你们想干什么!”

       极其不舒服的触感传遍神经各处,那几个原始人只会推攮着我。条件反射般躲避可还是免不了被推倒,手肘撑地顺势环抱住身下之人。哈,他们肯定是急躁气愤了,原本的彬彬有礼已不翼而飞,不愧是魔术师够magic。

       皮鞭落下抽击地面,撕裂的声音刻骨铭心,扬起的灰尘弥漫天际。不一会,我从他的身上被扒下趴在地上的另一边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再次被那群人捆在铁架子上。

       “求求你们放了他!”

       卑微地祈求舍弃尊严,我已别无他法。抽打声音异常刺耳,微弱的呻吟像针扎着心刺痛。他们并没有停下,脸上越荡漾的笑嘲讽我的愚蠢,手里的鞭子更起劲。

      最后的最后…

      他对我笑着,是那样温暖,但转瞬即逝…

        那些人看着你没了动静探了探你的呼吸,突然的大笑不止我明白了一切。他们并没有停下他们的动作,反而拾起掉在一旁的刀在火上晃了几下既而开始伤害你的躯体。鲜血瞬时染红刀身凝结成抹不去的印记,淋淋不停止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们会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   已经无力,无处安放的手在空中微微挣扎,半弯曲的手指那样无助想要抓住什么却真的再也握不住。挣扎半晌,手臂垂下,抓挠着地面磨平手指甲留下一道一道痕迹。身体撞击地面,沉闷的声响终于还是引起他们的注意。他们扔下刀,重新拿起鞭子向我压近。我望着他,眷恋最后一丝残留的柔情。

       臭老鼠,你真傻为何要来救我。

        鞭子毫不留情,每一下心里的愧疚便多一分。皮开肉绽是必然,惨淡死去是结局,没想到我们的结局竟是如此。火辣辣的疼痛一直如蚁啃食全身每个毛孔血管,甚至难以忍受。无法平静下来,想不到更好的对策,我的冷静从你冲进来救我的那刻就消失殆尽了。

       很好, 他们没给我一点尊严,在毫无反抗能力时玩笑地蹂躏。没有一点前戏,毫无防备地挺进,放肆的笑声折磨神经每一处。紧咬嘴唇,那羞耻的声音被一次一次卡在喉咙。周身的肌肤每一寸都让我恶心,可也只能干瞪着他们,是那样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 他们每一次都用尽了全力,伴随着最后一次地肆虐我再也无法忍受的疼痛。眼皮越发沉重陷入黑暗不省人事,我想要解放了,这样苟活又有何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意识渐渐模糊,在混沌时我发现有一道蓝光围绕,我脱离了肉体。那些人看到这一幕来不及整理衣服忙不迭往后退着,脸刷白。在退到以为安全的距离停下,结巴大声质问做着最后的‘不屈’。

       “小丑们,放弃挣扎吧”

        毫不费力像是瞬间移动般,我和那些人的距离霎时缩短。我可以敏感地嗅到他们变得急促的呼吸,他们一定是恐惧了吧。动作不协调慌乱不安,甚至我可以看得到他们暴起的血管,血液不再流通顺畅。我狞笑着,瞳孔因为愤怒而布满血丝,顺势大喊一声增加气场。

       而我的可爱们,没有任何行动的采取只是愣在原地盯着我看。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抹天然无公害的标准甜笑,眨巴着曾经你最喜欢的充满星星的眼睛。我脚瞪了一下地,闪电的速度看起来只是抖了抖身子,站在前排的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哄然倒地。躲藏在后的人倒吸一口冷气战战兢兢发抖着身子往后不住退去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围绕在一起,圈住了在中心最深处的那个领头。人很多,可我还是可以一眼认出,毕竟太过于印象深刻。我一点一点靠近,他和他的大部队就一步一步后退直到被墙堵截无路可退。

        那些愚蠢的人啊,抛弃一切杂念大喊着冲向我希望将我打倒。可真的是不自量力啊,我一抖身子在毫不知情下撂倒一个又一个。多简单,轻而易举最后只剩下头领抖着腿贴在墙上。

       “我说过,你该要偿还的。”

       退到最远处然后狂奔向他,他目不转睛预料下一幕,但我已经准确地遏制住他的咽喉。窒息感席卷,他的双手无用地握着我的手腕向外使劲扳着。加大手劲,窒息感增加,他原本拽着手腕的手垂下了咳嗽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。手劲有层次地增加慢慢最大,他的呼吸逐渐若有若无,咳嗽也变成单音节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眼睛经受不住快要闭上,于是邪魅一笑松开了掐着他脖颈的手。他一下子跌在地上,脸涨的通红正努力大口大口吸着空气。大概过了几秒,他的呼吸差不多恢复平稳,开始四处张望寻找出入。

       我蹲下身子,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的视线转向我。他很不乖一直拼命挣脱,耐心被消磨殆尽直接一巴掌下去,他怔住了苍白的脸红了一圈留下了清晰的印子。使劲一甩,他毫无防备摔在地上了,额头几滴血渗出。

       “说说想怎么死吧?”

        垂下眼眸看了看地上的人,皆是鄙夷。他支撑起身子半跪着,额头撞击地面的闷响一声接着一声。他磕的很起劲充满节奏感,血也止不住往下淌为他增添乐趣。不想多说一句话,任凭他大声吵闹扯住人手就往木架处拖去。

        将他的手用绳索紧紧捆住,拿刀把他的肉一片一片剐下来撕碎他的面具,用鞭子一下一下抽打他刺激他的麻木。离体后的我得到了很多,我的枪法极准,不会一不小心擦枪走火,子弹只从他脸颊飞过。我的美术造诣也还算不错,至少雕刻出来的是生动鲜活的。当然医学界的解剖对于我来说也是小意思。手术刀熟练运用,精巧避开错综复杂的血管,每一样部位都可以被完美取出。流血是必须的,可遗憾的是他依旧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    这血嗅着还真的是作呕,不想再继续待着了。举起一个重物,速战速决,原本有了断痕的脖子折得更厉害拖拉地半挂着。再一次敲了一下,竟然完全脱落,在地上滚了一段路程停下。脑浆顿时溢出流到地上在冒着气泡,是粘稠糊状啊。木架上无头尸体手掌被一枚粗大铁针刺穿,周身带着血的雕刻已经成形,内脏器官散落一地上面苍蝇萦绕。

       “简直完美”

       仓库外几声不符鸡啼,微笑着抱起安放在另一边的人环顾下四周继而朝大门口又去,消失在晨阳中…

       余辉洒满的诚治大学一棵参天大树下有两个人席地而坐。

        “猫儿,我喜欢你!”一位身着白色西装的少年一把拥过身旁的另一位少年,手自然搭在少年的右肩上,深情款款地望着少年。

       “爪子,拿开。”那被表白的少年习惯蓝色西装,倒显得人沉稳有学识。他盯着搭在右肩上的手臂看了看,转过头对上少年的视线,脸上虽有些嫌弃,但嘴角的笑却掩不住。

        白色少年见状倒也是更放肆了,直接对着人的唇就啃了上去。但蓝衣少年也未有什么抗拒现象,很配合着这突如其来的吻。

        此刻,就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一般,和谐美好。

钤光(一个突然写的,渣写)

那日公孙钤因政事入宫时,天璇王上又倚在床榻边,怀里抱着一坛新酿的梨花酒,脚边散落着更多也是空酒坛。公孙钤一踏进寝宫,扑面而来的酒味都快把他微醺了,他望着陵光喝红了的小脸红扑扑如熟透的苹果,朱唇一张一合不停地呢喃着。

公孙走上前去谦谦如玉立在王上身边,拱手作揖轻声唤了一句,“王上,王上,微臣来了……”

陵光这会酒喝得正起劲,周身被酒香包围着容易使人醉。耳边听得些许温润声响,抬眸望去却又模糊,影子不断重叠交错,映入眼帘是裘振模样。

陵光微红的眼眸顿时闪着光,抛了怀里的酒摇晃着从床边站起,可等他正要好好细看时眼里的影子又消散,他看清了。他摇着头叹了口气,眸里的星光一闪而过,“你不是裘振”陵光这样对公孙钤感惜道。

是了,公孙钤就是公孙钤,他也永远不会成为陵光心中的裘振。

公孙钤静默立在陵光身侧,他的视线总是为陵光而停留,他的眸里总是可以看到陵光的身影。他静静听着,听着陵光讲述着与裘振的过去,青涩孩童的稚嫩心思,降罪裘家的无奈之情,亲眼看着爱人自尽面前的绝望…那些公孙钤无法拥有的过去。

他感受到王上的痛苦,可却不知该如何相劝,君臣之礼不可废开口也只有“还望王上不要太过于沉溺往事…很多事就是一道坎,跨过去就好了……”

公孙钤俯首作揖,视线无处安放只好落在地面上,他注意到地面上又多了个身影。那是王上陵光的身影。陵光举着手捂在心脏位置,目光停留在公孙钤身上,好像是通过他在寻找自己无法拥有的白月光。

公孙钤缓缓抬起头来,视线却一不小心对上陵光的目光。那眸里尽是凄凉颓废,眼里的光不再熠熠,只是一片黯淡,就如同坠入深渊得不到营救。

王上缓缓开口了,“孤王这心里,不是有条坎,而是有个洞,一个填补不上的洞…”声音也许是因为喝了太多酒而变得轻飘无力,但每字都像是一把刀插在公孙钤心口。

公孙钤手执剑抱拳恭敬,望着陵光,话语凝噎压在喉里竟也发不出声。陵光情绪低落发泄完内心苦闷,便自顾自对着人招招手示意他退下了…

公孙钤出现在陵光的生命中,可却也只是匆匆过客。陵光对公孙钤没说出口的话,随着他的身亡掩藏心底烂在肚里。

陵光双瞳微红,泪眼婆娑地站在公孙副相府邸前,门前换上白灯高悬,走近前堂公孙的灵棺就这样安静伴着袅袅白烟。

手抚上棺,他不愿相信可又不得不相信公孙已故了,明明昨日的他还在耳边唠叨着六行,为何今日就永远分离。指尖触碰到的只是材木的冰凉,没有温暖只是冷彻骨。

“爱卿,孤王,来看你了…”

陵光王真的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孤王了……

天璇与天权遖宿的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拉开,偷公孙尸身辱天璇国威,陵光执郢绎振臂而呼“汝国不灭,此恨不休!”,王上的脸上毫无惧色,作为一个王“天璇只有战死的兵,没有跪生的民”与天璇同在。

     “杀啊…杀啊!”陵光带领众将士们举着兵器嘶声呐喊着朝对方冲过去,他们的双眸中没有一点惧色,视死如归的凛冽难驯的血的野性。

     烽火燃起蔓延小树林,陵光拼死反抗于阵前,奈敌方于先已攻破几座城池防线,可谓是所向披靡而他已是智力孤危,大势已去后战败而亡诚属必然。

   奋力抵抗却仍是不及对方强胜推军攻进,一天恶战下来陵光节节败退,只剩一队人马往小树林躲去,望能凭借环境优势多争取一分获胜机率,作着徒劳无功的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 陵光望着四周,那一队人马却也只寥寥几人,其余的他只能看着一个个倒下,倒在鲜血成河的土地之上。

     国的胜败兴亡是常事,陵光明白,只是他立于这片土地回顾往昔,心中的愧疚不甘随着血多溅一分就多几许,倒是更想念已经不在的副相公孙和爱将裘振,陵光的眸里染上血的哀默。

     剑身已被鲜血染红,血腥味叫嚣着冲击陵光的头脑,胸腔内热血翻滚,仿佛当年想争霸天下满怀着雄心壮志。有些事好不容易走出来,结果却又陷入另一个深渊。

     陵光与顾十安并肩而战,抓紧剑战斗到最后一刻,一个人可以被打败,但绝不可以被征服。陵光又怎会愿意做贪生怕死之徒,学那蝼蚁苟且偷生,战死沙场是铮铮铁骨男儿。

     他们并没有给陵光一点点退路,重重包围没有一丝透气的机会。弓箭手齐发,那漫天的箭如雨点般朝那被困住的两人射去……

陵光顺势挡在了顾将军的身前,替他受这万箭穿心。他不想再欠任何人了,他知道自己欠公孙和裘振的已经太多,如何都还不清。

     第一支箭飞快地狠狠插进陵光的大腿部分,断了陵光逃跑的唯一办法。陵光也没做多余的挣扎,反而是这样平静接受剩下的朝他们而来的箭。第二支,第三支,第四支…一支一支冲向陵光,支支牢牢插进他的躯体,无力回天血染红战衣。

     “你当年替孤王受了一刀,如今孤王替你挡了万箭,我们,我们扯平了……”陵光倚靠在顾十安将军怀里这样奄息道,可是欠公孙副相的这一世却是真的还不清了……

     朱雀泪流,因思与念。公孙至死都不会知晓陵光心里确已有他,遗憾错过还是有缘无分。其实陵光也不知从几何起,他心里的洞竟然慢慢被修复了,可是他却不敢说,心里增加的是对裘振的愧疚,他难安,自己就像是无情负心之人。

     可能是那日公孙提出自己去天玑做使臣吧,陵光觉察到自己内心的焦急,就好像曾经宫门口送别裘振去做卧底。他害怕公孙会遭遇不测,害怕会失去,他不想可又执拗不过公孙。陵光只能让他去,可心却是在煎熬,盼着一人早日扬尘而归。陵光也终于明白自己的心真的被一位姓公孙单名钤的副相修复了。

     陵光每天召公孙入宫已然成为习惯,他习惯有公孙在身旁说着令人头疼的六行,他也习惯看公孙尽心批改自己因无理取闹而推给他的奏折,他更习惯每日都可以看见公孙…他对公孙的依赖已经一发不可收拾,药石无医。

     所以当公孙钤从天玑平安归来复命时,他竟会如此雀跃,也只是因为你回来罢了。

     陵光的心思并未明说,他以为他和公孙可以一直维持着这微妙关系,比君臣更甚却并非爱人。

     可后来……就没有后来了……

     也不知先行一步的公孙钤是否早已达到奈何桥边,是否早已饮下那孟婆汤,是否早已忘了吾王陵光呢……

     真希望吾王陵光还能再寻到那般的公孙副相,可以去还清欠下的情,可以与其永不分离。

那个链接看不了了,只能发图片了……
再次说明,我是第一次开破车车,技术不好,见谅见谅。有什么错误的不足的地方,欢迎各位提出来,谢谢大家

夜渐至,霜打枝寒了秋。夜不能寐,独立木窗边,望夜色渺茫,心空落只因身边无君。风拂动摇晃我心,光蹂躏零乱残影,千般无奈万般憔悴,吾念君兮君不知。

回望往昔二十,君与其执手相依指点江山。知君自有雄心壮志满腔热血,吾便守家等君归。君并非薄情寡义郎,临行前取下重誓,道是待自己功成名就便回来娶我。吾不要十里长街挂红灯,不要高头大马八抬大轿,只愿君能莫忘誓言,莫忘予求。

举杯侧邀明月数点,酒刺喉于胃翻滚,竟是泪眼婆娑,许是酒太过辛辣。还未饮几杯,愚已眼朦胧神智混沌,君影宛若现于眼前。探手,影消散,郁闷情绪上涌,竟不觉像孩提啼哭。为何还不见君归…

絮絮念念之,汝的模样被光散,梦醒后描摹千百场,为将君容镌刻心间。低语呢喃,喃的是君名。轻声思诉,诉的是予心。笑之哭之,动之静之,皆因是你,才可如此撩动愚心。若君不是君,吾又该何如之存在。

君的面容又浮现眸前,那样真实,是君归否?吾轻问,又觉傻了些,此刻他又怎会在其身侧,可笑。

但贴近时呼出的气息那么熟悉,牵吾手时他手掌的与已刻吾心的掌纹脉络完全一致,吾知晓是他,他真的回来了。

君回否?

嗯。在下已回。

可不再走?

不走。功名利禄皆不如汝…

扑进他的怀中,他紧紧环绕吾,与月为伴此是予之幸。夜越发浓重,罗幕轻寒,解下衣袍,肉体碰撞一室旖旎,本是寒秋这屋内却春光乍泄。

千言万语道不尽心中情,一生一遇等注定真命郎。风雨兼程只为寻你,还好我未曾放弃,灯火明媚处终望见你。

我心悦你